各路anti粉提供“打飞机”方案

各路anti粉提供“打飞机”方案 第1张

一条完整的生物链是少不了天敌这一环节的,一些物种的快速崛起必须要有天敌来抑制其疯狂无序的生长所带来的危害。短短几年无人机就从小众走向了流行,在快速发展的同时也因为无人机的“黑飞”埋藏了不少的安全隐患、以及造成的事故屡禁不止,有人飞无人机,就有人想使各种坏招把它们打下来,还有一批anti粉为此成立了公司,在反无人机这条路上,它们义无反顾。

有这么5家提供反无人机解决方案的企业,DroneDefender、SkySafe、DroneShield、Dedrone和SkyWall。

各路anti粉提供“打飞机”方案 第3张

1、DroneDefender,一把能迫使无人机降落的电子枪;

1)基础背景:由美国最大非营利性独立机构 Battelle 于 2015 年所研发。

2)产品介绍&功能:DroneDefender外形就是一把电子枪,通过无线电控频率干扰技术,干扰一般GPS、ISM频段的电波,使得无人机与主人失去联系,从而自动降落。

3)用途:运用在军事基地、驻外大使馆、监狱、学校或是历史遗迹等区域。

4)特点:轻、可手持、易使用、不危险。

5)其它参数:4.5公斤重;能持续工作5小时;控制范围为400尺以内;冷启动时间低于0.1秒。

各路anti粉提供“打飞机”方案 第5张

2、SkySafe,可以将无人机安全送回,也可以让它原地坠毁;

1)基础背景:2015年创办于圣地亚哥,创始人为Grant Jordan,此前曾在美军空军工作。

2)产品介绍&功能:SkySafe会通过无线电波来识别未经授权的无人机,追踪它们的运营商,远程控制这些无人机,把它们指挥到安全区域。必要时,甚至会直接关闭它们,让它们原地坠毁。具体体现为下图,会给出“softdisable”、“harddisable”和“fly”三种选项,对应不同的处理措施。

3)优势:易操作、便携性。

4)融资情况:2016年4月获得Andreessen Horowitz300万美元种子轮投资。

各路anti粉提供“打飞机”方案 第7张

3、DroneShield,利用声音识别侦测无人机;

1)基础背景:2014年成立于美国,现在将市场定位在澳大利亚。创始人为JamesWalker。

2)产品介绍&功能:关键在于其声音感知技术,通过过滤去杂音后辨别出无人机的声音,再将结果“温和”地以短信、电话、邮件的形式作出通知。监测范围最远1千米,最近(之前在新加坡做过试验)为70~80米。

3)用途:非军方建筑、港口、机场、酒店等等地点都是潜在市场对象。一个机场大约需要60个传感器,一个监狱大约需要30个传感器,而个人则需要二至三个传感器。

4)融资情况:DroneShield的产品早在2013年就上了Indiegogo众筹,售价69美元,筹款8000多美元。

5)Q:如何识别无人机声音?A:在安装之前DroneShield就记录了95%的商用无人机的声音,并且后面还能做到声音数据库的更新;目前军用领域无人机的声音无法辨别。

各路anti粉提供“打飞机”方案 第9张

4、Dedrone,无人机检测雷达;

1)基础背景:现在总部位于美国旧金山,其联创兼CEO为Joerg Lamprecht。

2)产品介绍&功能:旗舰产品为Drone Tracker系统,通过分布式声学和光学传感器来检测无人机,依据数据库来确定无人机属于哪种类型。一旦无人机“非法”进入就会触发警报通知安保团队出动,并告知其位置。

3)用途:公司可以通过用户界面接入并管理任意数量的Drone Trackers系统,利用很少资源提供24小时空域监视。在较小的范围内,一至两台DroneTracker就可以完成检测工作;而体育馆和其他大型场所的需求量就比较多了,最高会达到10个左右。

4)融资情况:2015年4月获得Target Partners290万美元的种子轮;刚过去的2016年5月18日宣布获得1000万美元的A轮,来自于Menlo Venture。

5)客户: 博思艾伦咨询公司、Securitas公司、 博世安保系统公司等国际公司。

6)Q:如何判断“非法”?如何避免误认?A:在安装初期,利用了各种类型无人机对DroneTracker探测系统进行反复训练,相应地对某些入侵的无人机产生免疫细胞,并将其保存在特征数据库内,有了这个数据库后就可以自动分辨无人机的用途,并将其进行“好”、“坏”归类。

各路anti粉提供“打飞机”方案 第11张

5、SkyWall,发射出“配有网和降落伞”的空气炮;

1)基础背景:美国公司OpenWorks Engineering于2016年推出。

2)产品介绍&功能:SkyWall 枪管中装有配备网子与降落伞的炮弹,再将由智能侦测器的扫描后,精准的往空中射出。飞行过程中,炮弹会自动弹开并射出网子与降落伞,网住无人机并将其缠住,最后再藉由降落伞的功能,让无人机平安落地,尽量不损毁其原来的基本功能。可是亿欧观看视频,无人机在空中被网住的时候四个旋翼已经停掉了,掉落地上后还被降落伞在地上拖曳,难以保证原有功能。

3)特点:像玩电玩一样有趣;

4)一些数据:SkyWall 整体约重 10 公斤,最远的基本射程能达 100 公尺,并能在 8 秒内重新填装,发射下一颗子弹。

写在最后

以上为5家提供反无人机解决方案的企业,但既然站了无人机厂商的对立面,毫无疑问,像大疆这样的厂商就头一个不答应(小编发现,几乎每一个视频都拿大疆的四旋翼来试验迫降)。再者政策层面上,许多国家禁止民众使用可干扰手机信号与GPS信号的科技,以及很多出口审核在美国国务院那里是不被通过的,并且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的规定写明,无人机即航空器,就连警察也不能干预飞行,说得这么义正严辞,但其实FAA背后也在研发无人机干扰设备。

美国最新无人机条例为2015年12月15日FAA所颁布的条例,要求重量大于0.5磅的无人机必须进行登记注册。自从该条例推出,截止至今便有超过50万架无人机进行了注册登记。然而无人机的发展带来了诸多的隐患,包括某些区域无人机是禁飞的、不法分子利用来窥探隐私、运送毒药等、以及无人机在赛事场合的失控,都有可能带来不可预估的危害,这也是反无人机联盟成立的理由。

反无人机这种势头也已然蔓延到中国,就在2016年的猴年春晚上,航天科工二院天网项目就为春晚广州分会场提供了安全保障,“主要用于重要活动和关键场所的安全防卫。一旦发现小型无人机出现在不该出现的敌方,天网系统能够迅速将其击落。”

对此事件国际时事军事评论员吴戈是这么评论的:“狙击手要判定恐袭才开火,春晚现场人不多,说重大主要在政治,禁无人机并以导弹格杀勿论跟菜刀实名一样是警察国家本色,无视反恐和正当权利之间平衡。若无人机有恐袭隐患,所有汽车也有,太紧张只能全部限,这考验决策依据和社会愿为安全付出多大权利代价。”

古往今来,新生事物的面世总会遭遇“反对派的声音”。

表面上看这种“反对派的声音”给了新生事物极大的阻力,但是纵观任意事物的发展过程,这种“声音”是不可或缺的动力,又是大浪淘沙的过程。

总之,一个正常的社会,不能没有反对的声音。

本文作者吴妙芸,亿欧专栏作者

  • 各路anti粉提供“打飞机”方案已关闭评论
    A+
发布日期:2016年08月10日  所属分类:资讯